:::

蘭博電子報

133期-蘭博鳥事一籮筐-出一張嘴

賴友梅 / 蘭陽博物館鳥類監測志工

大白鷺的喙是黃色,繁殖季會變黑,脖子的比例是身長的三分之二。
大白鷺的喙是黃色,繁殖季會變黑,脖子的比例是身長的三分之二。

編按

蘭陽博物館「烏石港濕地公園」占地約14公頃,周邊蘊藏豐富生物相,在志工與研究人員長達3年的觀察與紀錄中發現,園區出沒的鳥類經調查高達60幾種,為了讓大家認識這些遠道來訪的嬌客,蘭博電子報將不定期介紹相關鳥類知識,更從志工觀察的角度,帶領大家一起欣賞這些來訪的鳥類嬌客。

出一張嘴

有一個廣告是這樣:一個男人跟朋友在推車,然後說:「說到我老婆,天就黑一邊,我家又不是沒錢,為什麼不讓我買一台新的!」,結果老婆拿著油桶出現,說道:「沒知識又嫌東西不好,車沒油是怎麼發動!男人千萬不要剩一張嘴!」;另一篇是:一個朋友問男人:「不知道有沒有人可以游到那裡(龜山島)?」男人說:「我年輕時一天來回兩次沒問題,我『兩棲』部隊!」男人的老婆拿著烤肉盤出現,她說:「一個老婆都顧不來了,還『兩妻』,男人千萬不要剩一張嘴!」男人手裡的飲料不停往下流。這是批評有些人光說不練,或是愛吹牛,只會提當年勇。如果不站在負面想法解析這個詞呢?

紅嘴黑鵯有許多不同的叫聲,有時像貓叫聲,有時像在嘲笑人們是小氣鬼;有時仿洋燕叫聲,有時仿麻雀嘰嘰喳喳的叫聲,簡直是表演變臉的諧星。
紅嘴黑鵯有許多不同的叫聲,有時像貓叫聲,有時像在嘲笑人們是小氣鬼;有時仿洋燕叫聲,有時仿麻雀嘰嘰喳喳的叫聲,簡直是表演變臉的諧星。

從形狀來看,吃昆蟲的鳥喙尖而細長,方便從窄縫把昆蟲抽出,像棕背伯勞、八哥;食果子的鳥喙粗短成圓錐形,方便把堅硬的果子咬破,如鉛色水鵣、金翼白眉、五色鳥。啄木鳥的喙又硬又直,能撬開樹皮或在樹幹上啄洞。蜂鳥的嘴為吸食蜂蜜,又大又細又長。

 

從聲音來看,有些鳥會模仿人的聲音,像八哥;畫眉透過獻唱來求偶。紅嘴黑鵯有許多不同的叫聲,有時像貓叫聲,有時像在嘲笑人們是小氣鬼;有時仿洋燕叫聲,有時仿麻雀嘰嘰喳喳的叫聲,簡直是表演變臉的諧星。

臺灣噪眉(金翼白眉)食果子的鳥喙粗短成圓錐形,方便把堅硬的果子咬破。
臺灣噪眉(金翼白眉)食果子的鳥喙粗短成圓錐形,方便把堅硬的果子咬破。

從顏色來看,紅嘴黑鵯全身黑,只有嘴巴和腳是紅色,神話解釋它是為遠古人類取火種造成的;烏鴉全身黑,嘴巴也是始終如一的黑又大。母翠鳥的下嘴喙是紅色。大白鷺的嘴是黃色、中白鷺是黃黑色、小白鷺是黑色,這是除了身材比例外,另一個明顯的分類特徵。

 

從用途來看,人的嘴用來吃、喝、說話、接吻、畫圖、打口水仗;鳥嘴同樣可吃、喝、說話、接吻(虎皮鸚鵡最會親)、示警、築巢、挖洞、理毛、抓癢、攻擊。鸕鶿可以用嘴巴幫漁人捕魚;黑面琵鷺的嘴巴可當飯匙,左右搖頭掃描水田裡的食物。

 

為什麼「出一張嘴?」可能因為體力不勝負荷,所以勞力工作交給別人;可能這個工作要積極運用口才,如記者、口譯官、外交官、老師、播音員、顧問、民意代表等。當然也有非常低比例需要運用口才的工作,如公車司機,乘客揮手就停,下車聽拉鈴;郵差,信件丟郵筒就可以。

巨嘴鴉,俗稱烏鴉,鳥喙又大又黑。
巨嘴鴉,俗稱烏鴉,鳥喙又大又黑。

出一張嘴很重要嗎?長輩常用唸功逼晚輩就範;老師常要學生多念念學習內容,加強語文常識的吸收;師傅常憑一張嘴傳授武功秘笈;古代後宮嘉麗三千人靠一張嘴翻雲覆雨,打發時間兼顛倒是非黑白、扭轉社會階級;聖女貞德不說話,最後被燒死;美人魚不能說話,最後王子把別人誤以為是救命恩人。

 

以前人可以默默吃三碗公飯,現代人不出一張嘴,恐怕吃虧很多。同樣一樣水果,有叫賣比沒叫賣銷得快;同樣當人媳婦,說話甜的比說話難聽的受婆婆疼愛;同樣一個政策,有辦說明會或公聽會的讓人容易接受。

 

當然古人也有一句話叫:「話多不如話少,話少不如話說得適時。」從常理上分析,話多自然比較不能兼顧話的品質,好像人在繞口令,好像在背誦投資警語,其實重點只有一點點;話少,所以經過深思熟慮,比較不會得罪別人。當有人需要鼓勵,你說了關鍵性的溫暖話語,就像及時雨,花朵不致枯萎;或是在法庭上,因為你提供了一個關鍵性的證詞,而讓受寃屈者洗清寃屈,可能改變了他們的一生。

黑面琵鷺的嘴巴可當飯匙,左右搖頭,掃描水田裡的食物。
黑面琵鷺的嘴巴可當飯匙,左右搖頭,掃描水田裡的食物。

還有我們臨機應變時也要靠一張嘴幫忙躲過一時的災難。金庸小說中最出名的靠一張嘴生存的主角韋小寶常常運用這一招。他騙公公自己為什麼冒充別人身份;對康熙時說對清朝有利的話;對天地會時說對明朝有利的話;對自己交的每個女人,來自各個國籍身份,一張嘴總讓對方覺得和她們相處時都是最真的,女人們都被哄得心花怒放。六朝列異傳中有定伯賣鬼一文,身為人的定伯走夜路碰到鬼,他還告訴鬼他是鬼,雖然背負和渡河時兩度幾乎被識破,但他憑著一張嘴,最後化險為夷,還賣了鬼,得了錢。

 

怕別人無法承受現實時也需要靠一張嘴說說善意的謊言。譬如祖母年邁,不忍心告訴她黑髮人死於非命;父母親觀念傳統,也不能馬上告訴他們你是多元成家方案的對象。

 

這樣看來,出一張嘴也不全然都是壞事,我們仍能讓它變成正向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