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蘭博電子報

084期-特展:戰後蘭陽建築展~宜蘭建築的成就

文:吳光庭(淡江大學建築系副教授)/圖:蘭陽博物館

羅東第二文化中心
羅東第二文化中心

從歷史時間發展的歷程來看,一直到1980年之前,台灣的建築發展僅限於產業較發達及人口較集中的台灣西部、以台北為中心的產業廊道帶,一向被視為「後山」的宜蘭、花蓮及台東的台灣東海岸三縣就一直不為台灣社會所重視,形成不僅台灣南北發展不平衡,東西部發展也有很大的落差,以致於1980年以前的台灣可以被形容為「台北及台北以外地區」的說法。

 

上述的說法,植基於以產業尤其是工業生產製造業為立場的觀察切入的論述,重點在於東台灣地區尤其是宜蘭,為何長期維持對「土地」的低度利用,以致於發展不如台灣西部地區?可是,這個以工業發展為現代化發展依歸的論述模式在自1980年代之後的近三十年時間中,不僅未在宜蘭上演,反而使宜蘭走出另一條坦途,這其中主要的關鍵因素與民選地方首長在環境治理上的決心及意志力有關。

 

1982,對台灣來說是個重要的轉捩年代,在產業發展上,成立新竹科學園區,成就了往後台灣科技製造業的世界級地位;在都市發展上,台北市以推動信義計劃區發展所需為由成立全台第一個「都市設計審議委員會」,對台灣的都市治理影響鉅大,如今,全台皆己成立類似審議機制;在地方自治發展上,陳定南返鄉(宜蘭)參選並當選縣長,開啟了台灣現代化歴程中最傳奇的環境治理新頁,從陳定南、游鍚堃及劉守成三位縣長24年在環境治理共識上的持續,奠定了宜蘭因環境治理的成就而長期獲縣民在全台生活環境滿意度調查最佳排名的榮耀,宜蘭成為「後八O」台灣的現代性成就中不可或缺的一處重要的地理位置,也形成宜蘭地方社會及文化發展上難得的「認同」,成為以環境治理為內涵的「宜蘭經驗」。

 

冬山河親水公園
冬山河親水公園

 

在整個「宜蘭經驗」中,宜蘭的建築是能見度最高的一環,在以蘭陽山水圍繞平原的地理條件下,有限的土地不僅提供食物生產的農業生產地景所需,也提供了水源及建築所需,土地(或進一步將之說為「地景」)成為所有生活、文化、文明發生之源起,建築其實是一種人為的介面,在以土地或地景為公共性論述前題背景下,「人為的」建築必需適當的在最終的使用層面上積極反映出其公共性,例如,陳定南開始啟動的中小學校無圍牆校園不僅推動學校成為另一種形式的社區中心,更因圍牆的廢設開始改變學校過去較自我封閉的校園管理,甚至因開放而改變了教學方式及空間,成為此後台灣全島中小學校案例學習的對象。

 

除此之外,若非宜蘭多年來所累積的校園空間實驗成果所提供的具體可行經驗,在921震災後的校園重建工程計劃、設計及復元將無法如此順利推展。因此,在宜蘭經驗的建築部份,面對土地及地景所需的開放及由下而上的逆向思考形成對「何謂公共?」的批判性質疑是讓宜蘭建築有所著力的基本動力,學校如此,冬山河整治如此,新縣政中心、蘭陽博物館及羅東第二文化中心亦復如此。

新縣政中心(李佳臻 攝)
新縣政中心(李佳臻 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