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頁大標題背景圖
:::

蘭博電子報

117期-《清廷治下的蘇澳開發》─蘇澳的原住民

張峻浩  /  政治大學台灣歷史研究學碩士

無尾港濕地位於蘇澳嶺腳聚落旁,過去這裡為新城溪出海口,筆者攝於2016年5月9日。
無尾港濕地位於蘇澳嶺腳聚落旁,過去這裡為新城溪出海口,筆者攝於2016年5月9日。

前言

蘇澳的地勢可以七星嶺為分界,七星嶺以北,為蘭陽平原的南緣,有新城溪貫穿其中,是蘇澳最大的平原及農業地帶。七星嶺以南則以山地為主,群山之間有蘇澳溪、東澳溪、南澳溪等水系貫穿,這些溪流在群山之間沖積出山谷平地,以及河口沖積扇,為七星嶺以南地區少數的平地區域。

 

蘇澳的空間依照地理的特性,這裡將其分為三個區塊。第一是七星嶺以北的新城溪流域平原區,清代新城溪是由嶺腳出海,即今天的無尾港濕地,而現今的出海口則向北遷移到頂寮出海。第二是七星嶺以南,以南、北方澳及蘇澳溪水系沖積出的山間谷地為主的蘇澳灣區。第三是東澳溪及南澳溪水系沖積出的東、南澳沿海平原區。

 

本文以嘉慶17年(1812年)噶瑪蘭廳設立,至光緒21年(1895年)間清廷設官統治期間蘇澳的發展樣貌。

第一章 蘇澳的原住民

蘇澳自十七世紀就被文獻所記載,但都僅提到這是一處出入蘭陽平原的港灣,並沒有聚落分布的跡象。1632年西班牙傳教士Jacinto Esquivel所寫的〈艾爾摩莎島情況相關事務的報告〉,將蘭陽平原的海灣稱為Santa Catalina,平原南方有一處港口被稱為San Lorenzo,即為今天我們所認知的蘇澳。Jacinto Esquivel在報告中建議在此駐軍,作為統治噶瑪蘭地區的據點。

 

蘇澳直到十八世紀開始才有族群在此活動的紀錄,嘉慶17年(1812)噶瑪蘭廳設置以前,在蘇澳活動的原住民,主要有猴猴族、泰雅族南澳群、西部平埔族。

第一節 猴猴族

猴猴族最早居住於花蓮立霧溪流域,太魯閣人稱其為Mək–qaolin,漢人的文獻則稱這個族群為猴猴社。後來Mək–qaolin因為受到太魯閣人的壓迫而逃離,向北遷徙到大濁水溪。

 

雍正八年(1730年)完成的《海國聞見錄》的「臺灣後山圖」中可見,猴猴社已被標示在蘇澳至立霧溪間的海岸,圖中註明猴猴社往來穿林而行。(詳見圖1–1)學者詹素娟據此推測猴猴人是一個陸相族群,與依水而居,擅長漁獵、航海,具海相族群特性的噶瑪蘭人有很大的文化差異性。

圖1-1雍正聞見錄臺灣後山圖,資料來源:陳倫炯,《海國聞見錄》(南投:台灣省文獻委員會,1996),頁76。 猴猴社在圖中位於立霧溪畔的倒洛滿社和蘭陽平原各社之間,他們的特性是往來穿林而行。可見此時的猴猴社可能已經開始搬離立霧溪畔,生活在蘇花之間的山林之中。
圖1-1雍正聞見錄臺灣後山圖,資料來源:陳倫炯,《海國聞見錄》(南投:台灣省文獻委員會,1996),頁76。 猴猴社在圖中位於立霧溪畔的倒洛滿社和蘭陽平原各社之間,他們的特性是往來穿林而行。可見此時的猴猴社可能已經開始搬離立霧溪畔,生活在蘇花之間的山林之中。

 

一、猴猴族的遷徙

 

猴猴族離開立霧溪原居地後,最先落腳在宜蘭與花蓮交界的大濁水溪流域, 泰雅族南澳群遷入後,猴猴人被迫從大濁水溪中上游的山地往溪口遷徙,並沿著海岸線一路北上,最後定居於蘇澳的新城溪流域。

 

李信成教授認為至遲在1807年時,猴猴人已遷到新城溪下游北方的海濱建立聚落。再假設建立一定規模的聚落需要十年時間,他們遷徙至此的時間應不晚於1797年,也就是在漢人入墾宜蘭之前。

 

二、猴猴族的分布與生活型態

 

從日治時期的《臺灣堡圖》中可以看到,位於新城溪北岸的海濱有一處大埤塘,大埤旁即為猴猴社社址所在,直到今天,當地雖然已成以龍德廟為中心的漢人聚落,不過在地仍沿用猴猴作為當地的地名稱呼。(詳見圖1–2)日治時期人類學家從猴猴社老婦人劉黃氏阿比口中,收錄到一則與猴猴人生活型態相關的口碑傳說:

 

古時候,我們猴猴社人住在南方澳附近山地,因為受到Maitumaz(指泰雅族)的壓迫,遷到猴猴社的位置。當年住在山地的時候,耕地多半在山坡,也盛行狩獵。我們不敢太深入山中。我們把獸肉揹到噶瑪蘭族居地,用獸肉交換鹽巴和其他東西。

 

從口碑傳說中可看到猴猴人的生活呈現陸相文化的風格,在遷居到新城溪下游海濱之前,他們生活在南方澳附近的山地,在山坡地進行耕種、狩獵,將這些狩獵而來的獸肉拿到平原與噶瑪蘭族進行物品交換,換取鹽巴等日常用品。

圖1–2猴猴社社址,資料來源:中央研究院人社中心GIS專題中心「臺灣百年歷史地圖系統:臺灣堡圖(明治版)」 網站。猴猴人雖然在十九世紀中期即陸續遷離新城溪流域,但留下的地名仍為後人所沿用,圖中可見在新城溪北岸有一個大埤塘,一旁的聚落即為猴猴,為昔日猴猴人的社址所在。
圖1–2猴猴社社址,資料來源:中央研究院人社中心GIS專題中心「臺灣百年歷史地圖系統:臺灣堡圖(明治版)」 網站。猴猴人雖然在十九世紀中期即陸續遷離新城溪流域,但留下的地名仍為後人所沿用,圖中可見在新城溪北岸有一個大埤塘,一旁的聚落即為猴猴,為昔日猴猴人的社址所在。

 

猴猴人的生活型態與蘭陽平原地區的噶瑪蘭人呈現極大的差異,噶瑪蘭人分布在海拔五公尺以下的低濕沼澤地帶,是一個依水而居,擅於漁獵、航海的海相文化族群。

 

刊行於咸豐二年(1852年)的《噶瑪蘭廳志》寫到:「猴猴一社,從蘇澳之南風澳移來東勢,其語言風俗獨與眾異,婚娶亦不與各社往來,至今番女多有至老而不得配者。」從內容中可知,至少在十九世紀中葉以前,移入到新城溪下游的猴猴人,雖然已有一些和海相關的罟漁活動,但語言和風俗跟蘭陽平原上的其他族群大不相同,與其他族群也還不通婚,自成一格。

左圖:蘇澳猴猴。筆者攝於2020年4月16日。過去這裡是猴猴社社址所在因而得名,現在雖然仍以猴猴為名,但已成漢人聚落的形態,在聚落中最高的廟宇建築即為聚落的信仰中心龍德廟,主祀土地公。 / 右圖:蘇澳新城溪。筆者攝於2019年11月8日。十八世紀末猴猴人花蓮立霧溪輾轉來到新城溪下游,在此建立聚落,過著罟漁打獵的生活。
左圖:蘇澳猴猴。筆者攝於2020年4月16日。過去這裡是猴猴社社址所在因而得名,現在雖然仍以猴猴為名,但已成漢人聚落的形態,在聚落中最高的廟宇建築即為聚落的信仰中心龍德廟,主祀土地公。 / 右圖:蘇澳新城溪。筆者攝於2019年11月8日。十八世紀末猴猴人花蓮立霧溪輾轉來到新城溪下游,在此建立聚落,過著罟漁打獵的生活。

第二節 泰雅族南澳群(Klesan)

十八世紀左右,原居於今天南投縣仁愛鄉一帶的泰雅、賽德克、太魯閣等族人,開始離開祖居地向北、東進行大規模的遷徙。部份泰雅族人陸續來到宜蘭南澳一帶的大濁水北溪和大南澳溪,即今天的宜蘭縣南澳鄉與冬山鄉、蘇澳鎮的南緣沿山一帶。

 

生活在上述空間的泰雅族人被稱為泰雅族南澳群(Klesan),南澳群主要涵蓋Kəna–Xaqul、Tausa、Mənebo、Məbəala四個小群,這四個小群又分別屬於不同的語系,Mənebo和Məbəala小群屬於泰雅族的澤敖列系統,Kəna–Xaqul屬於賽考列克系統,Tausa屬於賽德克系統,四個小群各自有自己的領域,習俗及方言。

圖1–5南澳群泰雅族各部落分布。資料來源:中央研究院人社中心GIS專題中心「臺灣百年歷史地圖系統:蕃地地形圖」網站。
圖1–5南澳群泰雅族各部落分布。資料來源:中央研究院人社中心GIS專題中心「臺灣百年歷史地圖系統:蕃地地形圖」網站。

 

圖1-5中東邊及西邊藍色座標為Məbəala小群組成的部落;中央偏北標示紫色座標為Kəna–Xaqul小群和Mənebo小群混居的部落;中央偏東標示橘色座標為Məbəala小群和Tausa小群混居的部落;中央偏西標示紅色座標為Kəna–Xaqul小群組成的部落;中央偏南標示綠色座標為Tausa小群組成的部落。

圖1–6泰雅族分布圖資料來源:臺灣總督府臨時臺灣舊慣調查會著,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譯,《蕃族調查報告書》第五冊:泰雅族-前篇(臺北:中研院民族所,2012),頁xxvii。本圖可知南澳群泰雅人的領域範圍北與蘭陽平原相接,東濱海,南大致以大濁水溪為分界,溪以南為太魯閣族領域,西以三星山為界,以西為溪頭群泰雅人領域。
圖1–6泰雅族分布圖資料來源:臺灣總督府臨時臺灣舊慣調查會著,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譯,《蕃族調查報告書》第五冊:泰雅族-前篇(臺北:中研院民族所,2012),頁xxvii。本圖可知南澳群泰雅人的領域範圍北與蘭陽平原相接,東濱海,南大致以大濁水溪為分界,溪以南為太魯閣族領域,西以三星山為界,以西為溪頭群泰雅人領域。

 

除了Tausa小群外,其他三群都稱他們的始祖來自賓斯布干(Pinsəbəkan),從那邊出發來到大濁水溪溪岸居住,不過中間的遷徙路線各個小群都有所差異。南澳群四群中,以Mənebo小群最早抵達大濁水溪流域,不過受到稍晚抵達的Məbəala小群的比亞毫社的壓迫,而往北遷到蘭陽溪沿岸的溪頭群居地,後來發現塔貝賴(Tubolaq)土地肥沃,又遷回大濁水溪流域,並與Kəna–Xaqul小群混居。 稍晚於Mənebo進入大濁水溪的為Məbəala小群,他們進入大濁水溪流域後,有一群人首先創建了比亞毫(Piəxau)部落,其餘的則繼續向東遷徙,陸續創建其他部落。

 

在十八到十九世紀之間逐漸形成的南澳群泰雅人,是蘇澳南方山地主要的活動族群,他們和蘇澳地區的人群有著密切的互動,彼此間有武裝衝突,也有和平的交易活動存在,蘇澳的發展與他們息息相關。

第三節 西部平埔族

西部平埔族為原居於臺灣西部的平埔族,成員包含臺灣西部地區的岸裏、阿里史、阿束、東螺、北投、大甲、吞霄、馬賽等社。嘉慶9年(1804年)在潘賢文及大乳汗毛格的帶領下共千餘名,翻越山脈來到蘭陽平原的五圍(今宜蘭市)落腳。

 

由於這群平埔族原住民擁有眾多鳥鎗,五圍的漳州籍漢人不敢和他們正面衝突,考量到他們雖然擁有武裝,但沒有土地,有缺糧的問題,因此表面上和他們維持友好關係,先資助他們糧食取得信任,之後再以糧食換鳥鎗的方法,削弱他們的武裝力量。

 

嘉慶11年(1806年)臺灣西部地區發生漳泉械鬥,風波延燒到宜蘭。泉州人結合了粵籍漢人、阿里史等社及噶瑪蘭人,和漳州人展開械鬥長達一年左右才告平息,械鬥的結果為漳州人獲勝,泉州人的土地皆被漳州人所奪,而阿里史等社族人則渡過蘭陽溪到羅東重建據點。

 

這群來自臺灣西部地區的平埔族人,在遷徙到溪南的過程中,分成兩支。一支是原居於彰化縣境內的岸裏、阿里史、阿束、東螺、北投等五社,遷徙到羅東進行開墾。原居於淡水廳境內的大甲、吞霄兩社,則進入了蘇澳的馬賽進行開墾。

圖1–7蘇澳 馬賽。資料來源:筆者攝於2019年11月11日。馬賽位於新城溪下游南岸,最初為猴猴人罟漁打獵的生活領域,後因西部平埔族的南遷而成為他們的社址所在。馬賽雖然已無過去平埔族的遺跡,不過地名仍留存至今。
圖1–7蘇澳 馬賽。資料來源:筆者攝於2019年11月11日。馬賽位於新城溪下游南岸,最初為猴猴人罟漁打獵的生活領域,後因西部平埔族的南遷而成為他們的社址所在。馬賽雖然已無過去平埔族的遺跡,不過地名仍留存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