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蘭博電子報

106期-蘭博周邊區域植物生態之觀察

文/圖:徐景彥

 

植物依其型態概分,有喬、灌、藤與草本植物;若依其棲息環境概分,有如濕地、濱海、水生與陸生植物等;或依其功能概分,有如花果型態優美可供觀賞者、具香味者、果實可食用者、防風定砂除污者、可引蝶誘鳥者或藥用等,據此而知,各式各樣的植物多樣而複雜,它們對於生態系統的維持及平衡極為重要。

 

為營造多樣性的生態環境,同時考量興建前的現地狀況,所以在蘭陽博物館大興土木之前,即針對周邊區域植物生態類型的選擇與配置,進行了數次的討論,最終擬定將整體棲地主要劃分為三大類型的植物相,包括當時現存的植物、濕地植物與濱海植物。根據筆者初步的調查,蘭博周邊區域的木本植物至少有100種,喬木如相思樹、構樹、茄苳、海檬果、榕樹、稜果榕、雀榕、台灣欒樹、血桐、白匏子、苦楝、大葉山欖、大葉欖仁、水黃皮、山黃麻、紅楠、銀葉樹、苦楝、朴樹等;灌木如馬櫻丹、白水木、草海桐、臺灣海桐等。

 

頭城國小六年級學童參加在地原生物種宜蘭水蓑衣復育活動(賴擁憲 攝,蘭陽博物館 提供)
頭城國小六年級學童參加在地原生物種宜蘭水蓑衣復育活動(賴擁憲 攝,蘭陽博物館 提供)

根據宜蘭社區大學蘭陽溼地生態社2011年的調查,單是烏石礁濕地邊緣就有近150種的植物,其中包括42種的水生植物。另外,他們近幾年也在濕地補植復育部份在地原生物種,使濕地的植物多樣性更為豐富,且達到物種保育的功能。因篇幅有限,筆者僅就蘭博周邊區域優勢種植物或動物較會去利用的物種概略地介紹。

 

烏石礁體植物調查(賴擁憲 攝,蘭陽博物館 提供)
烏石礁體植物調查(賴擁憲 攝,蘭陽博物館 提供)

 

蘭博西北邊具有一片綠色山麓,此山麓植被的主要組成為相思樹林、松林、陽性樹種(偏好陽光照射的樹種,如山黃麻、血桐)、竹林與檳榔林等,以及小面積的香蕉林、枯木林、灌叢與草地。常有大冠鷲、鳳頭蒼鷹等猛禽在山頂盤旋或停棲,五色鳥、樹鵲與紅嘴黑鵯等偏好樹棲、又能接受半開發環境的鳥種,常往來山麓與蘭博間。而偏好鬱林的鳥種,如大彎嘴、繡眼畫眉、山紅頭等,則只能在蘭博聽到牠們從山麓深處傳來的悠揚叫聲,當園區內的植被更加茁壯茂密時,將可吸引這些不同類型的鳥過來棲息。此區域內具代表性的植物如:

 

相思樹—豆科,常綠喬木。根系發達,又可與根瘤菌共生固氮,兼具水土保持與改良土壤的功效。生長快、質地堅硬、耐火燒,所製成的木炭是早年極佳的燃料。花金黃色,當在山林齊開綻放時,猶如滿山的金黃色花海。

 

構樹(圖1)—桑科,落葉喬木。野地裡常見的陽性樹種,也是荒地的先驅植物,其枝葉可作為鹿的飼料,故又名「鹿仔樹」,橙紅色熟果是很好的誘鳥植物,很多昆蟲也常在盛夏裡聚集享用。

 

圖1 構樹的熟果旁聚集了蝶、椿象與舞蠅
圖1 構樹的熟果旁聚集了蝶、椿象與舞蠅

 

山黃麻—榆科,落葉喬木,陽性樹種。可作為水土保持的速生樹種、綠化植栽、公園樹種等。葉子可做水鹿的食料,紫黑色果實雖小,但量多,很多鳥類均會不定時來利用。

 

血桐(圖2)—大戟科,常綠喬木,台灣原生種,為次生環境的先驅陽性樹種。因樹幹表面受損時,會流出紅色的樹液,因此稱血桐。其具抗風、耐鹽鹼、抗大氣污染的特性,葉可當羊、牛或鹿的飼草。蒴果成熟後露出黑亮種子,而吸引鳥類、松鼠前來取食。

 

圖2 血桐的花與像盾牌的葉
圖2 血桐的花與像盾牌的葉

 

蘭博及烏石礁濕地周圍的主要棲地類型為疏林,部分樹木是建造蘭博時特意留下的,如蓮霧樹、竹林,其他則是重新規劃種植的。此類型棲地的植群結構為樹木成林生長、但樹間間距刻意加大的喬木群,間伴有少許灌木,而底層由低草地所組成。樹種以蓮霧樹、海檬果、稜果榕、水黃皮為主,另有雀榕、山黃麻、大葉山欖、大葉欖仁、黃槿、山芙蓉、血桐與珊瑚樹等。常見白頭翁、紅嘴黑鵯、綠繡眼於樹上活動,而麻雀、珠頸斑鳩與紅鳩常成群在草地上覓食;而紅尾伯勞、白腹鶇等候鳥亦偏好此類型棲地。觀察發現至少有6種鳥類在此區域築巢繁殖,可見其蘊涵的資源足以提供牠們食物及繁殖所需。此區域內具代表性的植物如:

 

 

稜果榕(圖3)—桑科,台灣原生種,常綠喬木。不僅昆蟲、鳥類喜歡其熟果,連果子狸、台灣獼猴都抵擋不住誘惑。動物取食後,種子不易被消化,之後隨動物糞便排出,就達到傳播的目的。另外,稜果榕小蜂與它們具有共生關係,雌稜果榕小蜂至果實內產卵時,因攜帶別株的花粉,而間接幫它們完成授粉。

 

圖3 稜果榕的葉與未熟果
圖3 稜果榕的葉與未熟果

 

雀榕—桑科,半落葉喬木,一年有1至3次的落葉。如稜果榕般,其熟果深受鳥類喜歡,且有特定的榕小蜂已與它們發展出共生關係。

 

珊瑚樹(圖4)—忍冬科,常綠喬木。對多種有毒氣體具有較強的抵抗力,很適合作為都市的行道樹。紫黑色熟果吸引數種嗜果性鳥類(如白頭翁、紅嘴黑鵯、五色鳥及樹鵲等)與松鼠取食。

 

圖4 白頭翁正叼著珊瑚樹熟果
圖4 白頭翁正叼著珊瑚樹熟果

 

蓮霧(圖5)—桃金孃科,常綠喬木。不僅是花與果實,即使熟果落地後,仍可吸引很多昆蟲取食。曾在台北外雙溪見過,大量地熟果落地後被車輛輾壓破碎,第二天竟遍地蟲屍,包括鍬形蟲、數種胡蜂、數種蝶蛾,其中某種蛾的數量多達上百,另有一攀蜥屍體,有可能是為了捕食地上蓮霧附近的昆蟲也遇害了。

 

圖5 蓮霧
圖5 蓮霧

 

茄苳—大戟科,半落葉喬木。深褐色、多汁的熟果吸引數種嗜果性鳥類(如五色鳥、鶇科的鳥)取食。抗風耐旱,且根能深入地層。壽命很長,台灣的許多老樹、樹神就是茄苳。

 

海檬果(圖6)—夾竹桃科,常綠喬木,台灣原生種。全株具豐富乳汁、有毒。熟果紫紅色、如小芒果,有可能被誤食。果皮纖維質,可漂浮在海上四處傳播。常植為庭園樹及行道樹,且極適合做為防風林。

 

圖6 海檬果的花與熟果
圖6 海檬果的花與熟果

 

水黃皮—蝶形花科,半落葉喬木,台灣原生種。密生成串的紫色花,花落散佈滿地;果實呈刀狀,果皮木質化能浮在水面隨海流遷移。

 

大葉山欖(圖7)—山欖科,常綠喬木。花散發怪味,但是鳥重要的蜜源。深褐色熟果常吸引鳥與松鼠的駐足,只留下滿地的種子。在蘭嶼有「蘭嶼芒果」之稱,達悟人常取其樹幹做拼板舟。

 

圖7 大葉山欖的果實
圖7 大葉山欖的果實

 

蘭博周邊區域的灌叢多成孤立狀態、面積較小、樹種單一且又定期修剪成矮灌叢,而造成隱密性低、非連續性的棲地。如烏石港遊客中心外的草海桐、停車場附近的臺灣海桐、武營橋小水池周邊的金露花,而西南隅的林曹氏祖宗之墓墓園內有較多樣化的灌叢。因灌叢可提供的食物較少,所以鳥類利用它們的比例並不高。只見過遠東樹鶯、紅尾伯勞等候鳥在灌叢下方覓食,而白頭翁、麻雀、鷦鶯偶會於灌叢上活動。此區域內具代表性的植物如:

 

草海桐(圖8)—草海桐科,常綠灌木。適用於濱海地區的綠美化,常和林投、黃槿混生,形成海岸灌叢。當蜜蜂訪花時,背碰到下彎的花柱而被動幫忙授粉,其花瓣邊緣的裂片有助於昆蟲的着陸(尤其風大時)。鳥會啄食其青白色的熟果。

 

圖8 草海桐的花
圖8 草海桐的花

 

臺灣海桐(圖9)—海桐科,常綠喬木。花甚小,但具濃厚芳香,所以又稱「七里香」。開花時吸引多種昆蟲,如蝶、蛾或甲蟲造訪,而橙紅色熟果為誘鳥食物。

 

圖9 臺灣海桐的橙紅色熟果
圖9 臺灣海桐的橙紅色熟果

 

風箱樹(圖10)—茜草科,多年生落葉灌木或喬木。為台灣珍稀的水生植物。因為葉片酷似芭樂葉,所以又稱「水芭樂」。種植於溪邊有護堤之用,且是昆蟲喜好的蜜源植物與食草。

 

圖10 風箱樹的花
圖10 風箱樹的花

 

草叢與草地則主要分布在烏石礁濕地周圍,其主要組成為蘆葦、五節芒與大面積人工種植及維護的草皮;以及烏石港都市計畫區內遍生雜草的開闊地。蘆葦、五節芒屬高莖草,為一些偏好棲息於高莖草地鳥種的重要棲地,如鷦鶯、黃小鷺、白頭翁等,而成片沿岸生長的草叢亦為花嘴鴨、紅冠水雞等水禽提供良好的隱蔽性。草本植物的種子及果實也是斑文鳥、白腰文鳥、白頭翁及麻雀的重要食源,穗桿或葉片可當巢材,或成叢聚集而成為適當的築巢地點。常見成群紅鳩、紅冠水雞、黃頭鷺以及部份候鳥在短草地上覓食。此區域內具代表性的植物如:

 

大花咸豐草(圖11)—菊科,為台灣危害力最高的入侵植物之一,但其四季開花、花大蜜多的特點,使其成為蜜蜂、數10種蝶蛾、其他昆蟲所偏愛的蜜源植物。其瘦果是兒時的玩具,瘦果上的鉤刺鉤附在動物身上,迫使牠們幫它散佈種子。

 

圖11 大花咸豐草是很多昆蟲的蜜源
圖11 大花咸豐草是很多昆蟲的蜜源

 

五節芒—禾本科,台灣最常見的草本植物,具強悍的適應力,且種子量多、發芽率高,因此有旺盛的繁衍力。地下莖發達,葉緣含有矽質,能割傷皮膚。其成熟種子可供動物食用,穗桿或葉片可當巢材,成叢聚集而成為動物偏好的棲所。

 

蘆葦(圖12)—禾本科,多年生草本,多生長在水塘邊或海岸濕地。為保土固堤植物,沿岸成片聚集生長而成為動物偏好的棲所,亦為水禽提供良好的隱蔽性。

 

圖12 蘆葦沿岸成片聚集生長,為動物偏好的棲所
圖12 蘆葦沿岸成片聚集生長,為動物偏好的棲所

 

多樣化的植物提供各式各樣動物的食源或棲所。生產者與消費者的關係、掠食者與獵物的關係,彼此間環環相扣、複雜而關係密切,當其中一環缺失就有可能造成連續性的影響。所以,希望蘭博除維持目前擁有的豐富植物生態多樣性外,尚能加強對於灌叢此類型棲地的管理,如部份區域的灌叢,放寬其生長的高度、補植成較廣的面積、增加樹種的多樣性,且與樹林連結成生態廊道,使其有較高的隱密性、多樣化的食物選擇及有利於其覓食的活動,如此,將可吸引更多的昆蟲及一些偏好於植被底層活動的鳥種進駐,以增加整個生態環境的多樣性與穩定性。

 

大避債蛾的巢蛹掛在濕地旁的木柱上等待羽化(嘎嘎老師 攝,蘭陽博物館 提供)
大避債蛾的巢蛹掛在濕地旁的木柱上等待羽化(嘎嘎老師 攝,蘭陽博物館 提供)